前幾天,無意間聽到江美琪的一首歌,裡面有句歌詞很觸動我:

「我想要一個,允許我脆弱的人。」

觸動我的是,在諮商室裡,各種脆弱的靈魂,都逼著自己戴著堅強的面具,

「我們都能夠笑着說那些,發生在我們身上的傷痛」,

這變成要在這殘忍的社會生存的一種必備能力。

所以我們說著、輕描淡寫著,臉上笑着,心裡痛着;或者,乾脆讓自已沒有感覺了。

像是在說別人的事情一樣。

有時候,會遇到一些壞心眼的諮商師(像是我),慢條斯理的、趁人不注意時,

想讓人放掉那讓人賴以為生的堅強面具。

那就像是要脫光衣服在人面前一樣,讓人覺得好不舒服,

所以不想面對、不想脫下堅強的防備、不想面對脆弱;

那不只是因為感受太痛苦了,所以讓人想逃,更深的害怕是:

「如果我在你面前崩潰了,脆弱了,堅強不起來了,你究竟會怎麼看我?

是能夠理解我的情緒與狀態,還是會責備我?

或者,對我失望,因為我不如你想像的這麼堅強?」

於是,我們想要一個允許我們脆弱的人,那代表我能夠讓他看到我真實的自己,

不用扮演某種角色、戴著堅不可摧的面具。

可我總還是,期待我們能允許自己脆弱。那代表與自己在一起時,我們可以展現最真實的自己,

不用因為自己的脆弱而覺得羞愧,覺得無能,我們能夠愛每個面向的自己;

相信與接納的力量,超乎我們想像的大。

也只不過給自己一點溫柔而已。

所以,請,允許自己脆弱。

文章標籤
創作者介紹

周慕姿諮商心理師 - 關於你的心裡事

muer14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